您所在的位置: 服务 > 中小学语文教材 > 高中语文 > 教材介绍
探索强化“写作教学”的有益尝试
刘锡庆
发布时间:2007-05-11 00:00
  语文出版社出版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选修)”中有一册《写作基础》(以下简称《写》)。我读了之后感到:他们这样重视写作很有眼光和魄力! 写作的确极其重要。作为语文的“半壁江山”,它实际上是一个人全部语文能力的核心和外化,是其“才、学、胆、识”的综合体现,也是其感受力、判断力和表现力(即精神创造力)的形象彰显。因此,在语文教学中片面搞所谓“阅读本位”,轻视或无视作文——仅把它作为附庸、点缀,任其自流自灭,全然不可取,是自“语体文”教学以来语文教学质量不断下滑的祸源之一。我由此很自然地想起北师大中文系名师、语言学界泰斗黎锦熙教授生前关于“写作教学”三原则的精要论述:头一条大原则就是“作文重于讲读”;另外两条具体小原则一是“改错先于审美”,一是“日札优于作文”。我以为他是汉语语文的真正行家!特别是那条“大原则”,一直以来在认同和实施上阻力重重。而今,大家虽都开始有所重视但却“良规”难寻、束手乏策。正是在这种“改革转型、另辟蹊径”的大背景下,“语文版”果敢、率先推出《写》这一颇为“抢眼”的课改举措,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写作一直是语文课的硬骨头、老大难。“不是不想管,而是很难办”。“绕着走”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语文版”没有“绕”。而是顶着困难上。《写》是根据2003年4月出台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的精神编写的,新课标控制并压缩了必修课时间,而较大幅度增加了选修课的分量,有利于学生进行个性化的学习。我个人认为,“语文版”高中语文课标教材对写作不仅重视而且安排得法:它在必修课的五个模块中以“表达与交流:写作”为栏目,将一篇文章从构思、行文一直到修改润色的全过程做了有针对性、成序列的训练,已经使学生基本掌握了有关写作的规律性知识,具有了一定的书面表达能力;在这个基础上,在选修的《写》中,又以力避无谓重复、确保角度新颖的精神,开创了以表达方式为纲领的能力训练体系(其六个单元的标题分别为:一、多角度的思考和描写;二、细腻的感受和抒情;三、真实、生动的记叙;四、议论、说理;五、说明、阐释;六、有个性、有创意的表达。前五个恰好是《课程标准》里所定义的五种“表达方式”,而最后一单元为其综合运用),成功地完成了《写》整体间架的构想——它走的是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路,因而是非常富于刨新意义的。 因为,从近现代林纾《春觉斋论文》、梁启超《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开始,一直到陈望道《作文法讲义》、叶圣陶《作文论》、夏丐尊《文章作法》等,或以结构手段,或以文章构成,或以语法知识,或以写作流程等讲理论、谈知识、说正误、做练习,可谁也没有、压根儿也想不起使用像《写》这样的以表达方式为纲的能力训练体系!显然,这是一个带有鲜明时代色彩,具有方法论意义,事半功倍、举重若轻的好想法、新点子,确实是作文教学上的一个新创举,新课标指导下语文教学改革的一个新收获。 这里,我还想特别说明一点,那就是:这本选修教材,在坚持激发兴趣、弘扬个性、发展特长的同时,丝毫也没有忘记或忽视切实地打好并夯实“基础”的重要性——这仅从书名上就可以清楚地反映出这一点来。我以为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因为在整个中小学基础教育阶段,打基础都是最重要的任务,它打得越扎实、越深厚就越好,对“基础”的任何削弱或冲击都是错误和不能允许的。现在的《高中课程标准》步子迈得较大,在实施过程中,客观上潜伏着削弱基础的可能性。因此,我以为“语文版”《写》的编写者是以清醒的头脑,自觉地为课标堵漏补隙,做了积极的“补天派”角色。 自然,《写》也有不足之处。比如,在编写思想上对知识的“点拨”似有顾忌,该说的似也不敢说,只好全借助于“范文引路”,让学生自己去“悟”——当然,名篇佳作选得精、美,成了它的又一优点。 总之,《写》确实是一本好教材,这里我极愿向大家推荐。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