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服务 > 中小学语文教材 > 高中语文 > 教材介绍
让国学经典教育进入中学课堂——读语文出版社《论语》选修教材
王 宁
发布时间:2007-05-11 00:00
  近年来,在建设和谐社会和中国先进文化的进程中,人们逐渐认识到,一个国家不能没有自己的文化底蕴。道德是有继承性的,而传统道德中能够为今天所用的精华,是社会最容易接受的,因而也最容易成为社会道德风尚的铺垫和国家凝聚力的来源。但是,经过“批林批孔”等歪曲历史的“运动”,中国传统在50岁上下的人群心中被涂抹得不见真面貌了;处在西化的狂潮中,中国传统在40岁以下人群心中被淡化到没有形影了。为此,人们开始关注国学经典教育。很多民间国学传播机构渐渐兴起,而且得到了家长和青少年的响应;传媒的国学讲坛开始火爆,吸引了许多听众和读者……可以看出,善良、正直的人对金钱追逐和名利竞争的世态中所造成的精神贫乏,已经从厌倦到痛恨,人们想从国学经典中找回中国人曾经珍惜过而现代却缺失了的国魂。社会普及领域通过各种渠道对中国典籍的宣传,唤起了人们对传统的亲近感,也激起了人们了解传统的兴趣,在人们渴求了解自己传统的今天,是有一定积极作用的。但是,通过社会传媒宣传中国典籍,毕竟是一种补充的渠道,有时也难免因为炒作并发一点副作用。有长远效应的国学典籍教育,真正使国学深入人心的渠道,应当是基础教育,通过语文课程来实现。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共识了。 在这种形势下,教育部直属的语文出版社编写的选修教材《〈论语〉选读》,应当说是应运而生:前面说过,国学典籍是通过大众传媒宣传“热”起来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在社会产生对国学经典的兴趣以后,有了“愤”,需要“启”:有了“悱”,需要“发”——《〈论语〉选读》教材和课程正是对这样一种社会精神需求的回应。这门选修课的设计是非常有眼光的。 不过,《〈论语〉选读》课程给家长和学生的是一种与大众传媒宣传完全不同的感觉。首先,它是从严格的典籍客观诠释出发。典籍是否有客观的思想内容,是立足发掘这种客观内容,还是宣传“六经注我”的主观感应论,这是两种不同的典籍观和历史观。孔子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圣人”,他出生在春秋时代,而他对修身、教育、为人和为政的体验,是从对中国社会最深切的感受中得到的,是通过他丰富的经历和通过他对历史的继承及自身深刻的思考得来的,因此带有适应中国国情的普遍性哲理,更有许多是超时代甚至超国度的。孔子已经是属于世界的哲人和思想家、教育家。读《论语》,首先要还原一个真正的孔子——一个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和深刻体悟的历史的、真实的孔子,然后再去评价他的思想的价值,这是一种历史唯物主义的典籍观。让青少年从小就树立这种观念,才能使他们在一生中都热爱读书,善于诠释书意,并能正确对待历史。中国传统语文教育中“以‘小学’通经学”的方法,就是这种典籍教育的体现。《〈论语〉选读》正是立足于这种思考来编写的。 用枯燥的语言学教条来求得对经典的解释,是一种已经被证明的、失败的语文教育方法。《〈论语〉选读》采用的不是这种方法,编者利用《论语》语言浅显、在大众中有很高的声望、知名度和具有相当可读性的特点,从孔子的思想和他阐发的生活经验切入,让读者不断看到那些早已经成为警旬和格言且在民间流行了的语句,产生一种亲切的回忆,利用这种感觉,进一步生发全面地、更深入地了解孔子和儒家文化的兴趣和愿望。然后从内容出发,用提出思考问题的方式,引导青少年进入对语言诠释正误的讨论,非常自然地把文言文的语言教育贯穿进去。这是一种很理想的语言教育方式,它不是教条,而是教给孩子们一种了解历史的方法——要想真正知道中国历史,你要学会读古人的书,也就是通过读文言文来和古人交谈。 《〈论语〉选读》准确地把握了《论语》的又一个特点,那就是《论语》语言虽然浅显,但思想却无限深邃;表达虽然简洁,内涵却无比丰富;影响虽由古贯今,歪曲和伪饰也接踵而来。因此,这部教材一方面针对社会上普遍存在的误解和疑问,提出很多有启发性的问题,同时又节选了一些发掘孔子思想又适合青少年阅读的短论短评,作为“相关链接”,引导学生深入思考,得到正确的认识。这对澄清社会的误释误解,是有很好的积极作用的;这种做法更积极的意义是养成青少年善亍发现矛盾、善于思考的习惯,也给老师的启发式教学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资源。 其实,《〈论语〉选读》不仅是一部适合教学的高中语文选修课教材,还是一部在社会普及昙面进行国学经典教育的好书,如果参考语文出版社为这部教对编写的《教师用书》来阅读,还可以得到更多的了解孔子和需家经典的资料。家长如果希望孩子们得到良好的国学教育,希望孩子们有兴趣地提高文言文阅读永平,也不妨和孩子们一起来读一读这部教材和教师用书。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